<i id='3qfzz'></i>

<code id='3qfzz'><strong id='3qfzz'></strong></code>
<dl id='3qfzz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3qfzz'><em id='3qfzz'></em><td id='3qfzz'><div id='3qfz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qfzz'><big id='3qfzz'><big id='3qfzz'></big><legend id='3qfz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3qfzz'><div id='3qfzz'><ins id='3qfzz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tr id='3qfzz'><strong id='3qfzz'></strong><small id='3qfzz'></small><button id='3qfzz'></button><li id='3qfzz'><noscript id='3qfzz'><big id='3qfzz'></big><dt id='3qfz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qfzz'><table id='3qfzz'><blockquote id='3qfzz'><tbody id='3qfz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qfzz'></u><kbd id='3qfzz'><kbd id='3qfzz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span id='3qfzz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3qfzz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3qfzz'></ins>
          1. 鬼媳婦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3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窮困潦倒的活瞭半輩子,緊衣縮食的隻能住在山上的破屋裡,擋點小風,遮點小雨,如果遇到大風大雨,也隻能緊縮在角落取暖。平日裡也是上山砍砍柴禾,賣給鎮上大戶人傢,賺上幾吊錢給自己添些油鹽醬醋什麼的,遇到好的情況,比如大戶人傢發慈悲,可以打賞打賞,這樣自己就可以半年或一年不用添衣服瞭。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平日裡自己一個人住在山上,自然無人給他說話,下山送柴也隻能唯唯喏喏的低著頭,任憑大戶人傢的管傢說道,自己頭也不敢抬起,隻是不停的點頭道:“是!”其它基本沒有說話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下午孫老漢上後山砍些木柴,平日裡這些地方老漢都是輕車熟路,很快砍好,收拾好後,半躺在佈滿草叢的石壁上休息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本著好奇的心看瞭一眼後面的石壁,似乎有字。孫老漢撥開草叢,定眼瞧去,原來是個墓碑。

              生辰年月與死亡年月一對比,原來才二十歲就死瞭,多好的年紀。孫老漢嘆道:“看你這般年紀就走瞭,多半也是命苦之人,無人問津都被荒草淹沒瞭,老漢也是命苦之人,就幫你整理整理吧,也算是你我的緣分。”說完,孫老漢就把眼前的墳頭從新整理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雜草樹枝樹葉都被清理出來,嶄新的墳頭從新出現。孫老漢本來就是無依無靠,又常年住在山上,自然不會忌諱什麼,他對墳頭拜瞭拜,又半躺在墳頭上休息去瞭,可能是太累,孫老漢慢慢睡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當孫老漢醒來時,已經夜深人靜瞭,還不時的能聽到幾聲貓頭鷹的叫喚,使夜更增加瞭幾分恐怖,但孫老漢渾然不懼。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迷迷糊糊的的向自己的屋走去,自己也不知道走瞭多久,可是屋還是沒有走到。如果你可以看到孫老漢的話,你會發現孫老漢一直在圍著墳頭轉圈。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走累瞭,當要停下休息時,聽到遠處有喊“救命”聲,孫老漢打起精神,快速向聲音的來處尋去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,孫老漢就尋到瞭,是一個看上去隻有二十多歲的姑娘,隻聽到姑娘說道:“大哥,救救我,我與父母發生爭執,父母說不在要我,讓我自生自滅去,我想去我二叔傢,怎奈在這山上迷瞭路,請大哥救救我!”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看瞭看四周,道:“小姑娘,夜深的厲害,晚上走確實不易走出,你就先隨老漢回傢吧,明日在去你二叔傢也不遲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個小姑娘自然欣然答應,孫老漢背起小姑娘向自己的屋中走去。如果孫老漢仔細看看的話,他會發現,那個小姑娘就坐在墓碑的另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很快,孫老漢背著小姑娘就走到自己的屋中,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,道:“姑娘莫要嫌棄,委屈你瞭,你先將就一夜,老漢今夜就睡在外面,有事叫一聲就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姑娘看著眼前的老漢,道:“大哥,我無去處,二叔那裡也不知道能不能收留我,我看大哥您心好,不如就收留我吧,我吃的少的很,一天一個饅頭便可,我可以幫大哥洗衣做飯!”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趕忙推脫道:“不可,不可,你一黃花大閨女,我一窮老頭,怎能破壞瞭姑娘的名聲。不可不可,明日還是請姑娘離開吧!”

              小姑娘下瞭床,直接包住老漢的胳膊,道:“我就不走,看你怎麼著!”說完當著老漢的面把衣服退去,鉆進老漢的被窩。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看的目瞪口呆,隻見那個小姑娘笑著對老漢道:“我的身體已經被你看到瞭,已經不白瞭,非你不嫁!”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不知所措,癡呆的看著小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漸漸孫老漢適應瞭小姑娘的存在,孫老漢每天早早起來,拾柴砍柴,以前一天送一次柴的,現在每天三次,每天臉上都掛滿瞭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鎮上基本上沒有人見過孫老漢的笑容,而今日卻笑容滿面,自然吸引瞭許多人的註意,而且今天他還增添瞭許多新的東西。很多人都開起瞭老漢的玩笑,不過孫老漢都隻是笑瞭笑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有幾個地痞看到瞭孫老漢,道:“這個老孫頭一定得瞭什麼好事,我們悄悄去他傢看看,說不定好事就是我們的瞭。”幾個人商量過後,向孫老漢傢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孫老漢的傢隻要是上過山的人基本上都可以看到,雖然不在山路上,但在山路上就可以看到遠處的一個破舊房子,那個就是孫老漢的傢。

              幾個人很快就走瞭到孫老漢的傢,而此時此刻的孫老漢正興奮的忙著收拾第二批柴禾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