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jkbzk'><div id='jkbzk'><ins id='jkbzk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tr id='jkbzk'><strong id='jkbzk'></strong><small id='jkbzk'></small><button id='jkbzk'></button><li id='jkbzk'><noscript id='jkbzk'><big id='jkbzk'></big><dt id='jkbz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kbzk'><table id='jkbzk'><blockquote id='jkbzk'><tbody id='jkbz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kbzk'></u><kbd id='jkbzk'><kbd id='jkbzk'></kbd></kbd>
  2. <span id='jkbzk'></span>
    <ins id='jkbzk'></ins>
    <i id='jkbzk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jkbzk'><strong id='jkbz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jkbzk'><em id='jkbzk'></em><td id='jkbzk'><div id='jkbz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kbzk'><big id='jkbzk'><big id='jkbzk'></big><legend id='jkbz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jkbz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dl id='jkbzk'></dl>

          書生救美結姻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書生救美結姻緣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書生汪某喜歡在自傢附近的小樹林裡讀書,一讀就是一整天。他餓瞭啃自帶的饃,渴瞭喝溪水,悶瞭抬頭看看天上的雲。然而,盡管他如此用功,科舉考試卻屢戰屢敗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天,汪生正在小樹林裡背誦詩文,忽然隱隱聽到一陣哭聲,於是循聲找去。隻見不遠處有個姑娘正用一條白絹上吊。他急忙上前勸阻,好說歹說,把姑娘領回瞭傢,請老娘好生照管,以免發生意外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大娘見兒子領回一個水靈俊俏的姑娘,樂得合不攏嘴,急忙燒水做飯,噓寒問暖。姑娘自稱姓陳,名婉兒,江南人,自幼喪母,跟父親相依為命。前不久,父親因病離世,孤苦無依的她隻得千裡投親。不料,親戚見她傢道中落,一貧如洗,怎麼也不肯收留她。走投無路的她萬念俱灰,想要一死瞭之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吃過晚飯,汪生繼續讀書。汪大娘把婉兒叫到自己屋裡說話:婉兒,你也看見瞭,我傢也窮,隻有兩間茅屋,如果你不嫌棄,就跟我老太婆住這屋好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婉兒一臉淒切地說:大娘,感謝你好心收留,婉兒給你們添麻煩瞭!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不麻煩,不麻煩。你就把這裡當自己的傢!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謝謝大娘!婉兒見桌上放著一件青色長衫,問:這是汪大哥的衣服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大娘點點頭說:是的,前兩天他走路不小心,撕瞭一條口子,叫我幫他縫上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我來吧!婉兒拿起長衫,找到撕壞的口子,就著油燈縫補起來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大娘望著細密勻稱的針腳,忍不住一番誇贊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婉兒說:這沒什麼,以前父親在的時候,都是我替他縫補衣衫……”提到父親,她神色頓時悲涼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大娘急忙岔開話題,說起瞭自己的兒子:我這個兒子啊,一天到晚就知道讀書、讀書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讀書好啊,我很喜歡讀書人。婉兒一邊忙針線活兒一邊說。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你也讀書識字?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嗯,跟父親學過幾天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婉兒,你看我兒子怎麼樣?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汪大哥人很好啊!婉兒不假思索道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大娘笑著說:我的意思是,你做我的兒媳婦怎麼樣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婉兒低頭不語,臉兒羞得緋紅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大娘見狀,心知有戲,不由暗自歡喜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不久,在汪大娘的張羅下,汪生跟婉兒成瞭婚,婚禮非常簡樸,隻是請村裡的鄉親喝瞭頓喜酒。

              神秘老人助汪生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婚後,汪生還是天天去小樹林裡讀書,婉兒在傢操持事務。唯一不同的是,他不再自帶幹饃,中午婉兒會把做好的飯菜送到小樹林。有瞭妻子的照料,他更加刻苦地讀書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一晃,大半年過去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天黃昏,他正準備回傢,一個身穿灰衣,面容清瘦的老人緩緩而來:你就是汪生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生一愣,行瞭個禮:請問老人傢貴姓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老人笑道:老夫孤魂野鬼一個,至於姓名嘛,不提也罷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生大驚:……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沒錯,老夫是鬼!但是你不用害怕,老夫不會傷害你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生定瞭定神,深深一拜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老人道:老夫暗中觀察瞭你很長一段時間,見你終日刻苦攻讀,甚是勤奮。老夫也看過你寫的文章,當真是才華橫溢,胸懷錦繡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生聞言,精神一振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老人又道:不過世上千裡馬常有,而伯樂不常有!老夫在地府查瞭一下,你今生沒有中科舉的命,隻會屢戰屢敗,屢敗屢戰啊!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生臉色慘淡,差點沒一頭栽倒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老人搖搖頭道:可憐天下的讀書人,命運系於幾個考官手中的一支筆,可悲,可悲啊!老夫曾經高中,也曾經做過朝廷命官,那又怎麼樣?到頭來,還不是含冤而死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汪生大驚:老人傢您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原來,老人做過多年七品縣令,政績卓著,為官清廉。然而,因其秉性剛直,觸怒上峰,在官場鬥爭中被同僚傾軋暗算,吃瞭冤枉官司,最終冤死獄中。他告訴汪生,地府差一個城隍,本來上邊讓他來補缺,他厭倦瞭官場,推脫不做,於是推薦瞭嗜書如命的汪生。在地府做官同樣有俸祿,他知道汪生傢窮,有瞭這筆俸祿,傢境也能有所改善。